您现在的位置斗门新闻首页 >>娱乐新闻>>正文

陈数也已经进入了“40岁女演员”的行列

【人大毕业生失联】

《長安道》中陳數飾演的林白玉所在電視臺,開始起用年輕女主持人,範偉飾演的老公萬教授有一句臺詞:“你不穿短裙也就這幾年的事。”

當時,趕上團里要分房。但向來都“不太安分”的陳數告訴自己,不能再晚了,現在是去上學的最好時機,房子以後可以自己買。“我最緊張的是文化課部分,所以提前9個月找了個學校開始補課,記了好幾本厚厚的筆記。”最終,陳數的高考文化課成績,高出了中戲表演系錄取分數線170分。

放慢事業的腳步並非壞事,而是自然規律

片中,陳數飾演的林白玉曾是一名射擊運動員,後來成為知名主持人。有一場戲,陳數一手摘墨鏡一手端槍,對著飾演她繼女的焦俊艷放狠話道,“你媽不是我的對手,你也不是!”讓很多人印象深刻。陳數說自己其實是第一次接觸長柄槍,“因為這部電影,我在很短的時間里接受了訓練,這種槍後坐力很強,開槍看起來容易,但是通過一個鏡頭,要讓觀眾相信人物的潛在設定,很難。”

在30多歲的時候,她也曾想象自己到了40歲是不是就沒戲演了。

陳數出生在湖北黃石的一個藝術世家,從小學習舞蹈,11歲考入北京舞蹈學院附中,畢業後進入東方歌舞團成了一名職業舞蹈演員。1998年出演音樂劇《音樂之聲》,飾演大女兒,彼時她已是東方歌舞團的青年骨幹。“這部音樂劇中,只有大女兒是需要演、唱、跳的。我很感謝導演鈕心慈老師,她也是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的教授,有一天排練的時候,她看著我說:如果你喜歡表演,可以去考中戲。”陳數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未來的某一天,她一定會離開東方歌舞團去考中戲的。

戲外,陳數也已經進入了“40歲女演員”的行列,“我覺得人到中年都面臨著某種壓力,無論是不是演員,是不是我們這個行業,女性有,男性也有。”

觀眾印象中的陳數是電視劇《暗算》中清純聰慧的數學家黃依依,是《新上海灘》中風情萬種、善良多情的方艷芸,也是《傾城之戀》里風韻十足的白流蘇,而這一次她在電影《長安道》中,飾演了一個在欲望驅動下的腹黑後媽。

作為演員,陳數能做的就是時刻準備好,“我要讓別人覺得我是沒問題的,甚至比五年前、十年前的狀態更好。”在她看來,如今的國內媒體、觀眾開始關註到“中年女演員”的話題,也是她們的幸運,“我從事這個行業差不多二十年了,這已經是在我整個成長經歷當中,對中年女演員最友好的時代了。”

而對於漸漸放慢的事業腳步,陳數說,這並非是一件壞事,“自然規律,雖然有時候這是個無奈的選擇,但是給一個演員這樣的空間和時間去沉澱,我們才有可能得到好作品。”在國外很多演員都會自己帶著孩子去餐廳,排隊等吃飯,“我覺得這是一個互動的結果。對我而言,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自己有安靜的時候,因為的確表演是一個需要身心集中、大體量消耗的工作。”(記者 張坤玉 圖片 藝人供圖)

“其實在拍電視劇《和平飯店》的時候,李駿導演就跟我提過他要拍這部電影。我覺得演員就是挑戰各種類型角色的,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和平飯店》播出後,李駿再一次跟陳數確認,“導演說你要是有偶像包袱的話,可以不來演。”陳數答:完全沒有,該怎麼創作就怎麼創作。

東方歌舞團骨幹 表演開竅僅憑一支口紅

“但現在我們還是有很多機會,重要的是要看觀眾的訴求。觀眾開始欣賞到成熟女性的魅力,對她們產生興趣,這也會激發創作者去開發這一類型的故事。這一點歐美比我們做得要好和快。”

30歲那年,陳數獲得了另一個重要的機會,出演電視劇《新上海灘》。通過在演藝圈的幾年打磨,她冥冥之中覺得自己不能總是等待機會。有做導演的朋友說,覺得她很適合拍年代戲,幾經思考後,她拿出當時全年收入的一半,自費拍了一組旗袍寫真照。“這組照片給了很多人看,但我沒想到會等來電視劇《新上海灘》。”

陳數說,她一直都很想拍電影,所以當電影《長安道》的導演李駿發出邀請時,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即使導演一再確認,這隻是一個配角,而且不是那麼完美的正面形象,陳數依舊很堅定:沒問題!

為演腹黑後媽改腔調、接受射擊訓練

畢業後,她經歷了幾年新人的歷練期,2005年迎來了人生第一個代表作、電視劇《暗算》,她也憑藉劇中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天才數學家黃依依,獲得了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十大經典電視劇人物獎”。

不過剛進中戲時,陳數壓力非常大,“我幾乎沒有一個作業是做對的,滿腦子都是舞蹈演員的思維方式。”她曾在多個節目訪談中談及過上表演課開竅的故事。有一天,老師留了一項作業,用一個物品貫穿人生的四個階段,“我也不知道哪根神經突然被擰開了,迅速想到了口紅。”陳數用口紅為主線完成了這個作業,演繹了幼年、青年、中年、老年的不同階段。這個作業後來被老師表揚了三天。

電視劇《和平飯店》正在上映的電影《長安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算是演員陳數的電影處女作。片中,她飾演一個面臨中年危機的知名主持人林白玉,戲外她也同樣進入了“40歲女演員”的行列,但對於眼前的一切,她並不覺得恐懼或是焦慮,“很多事都是自然規律,而且也未必就是壞事”。陳數形容自己是一個不安分的人,當年離開東方歌舞團考中戲,如今又開始進軍電影圈,問她事業上的“野心”是什麼,她說:“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對電影領域的嘗試,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機緣一直走下去。”

拍攝期間,陳數儘量讓自己從言談到舉止都更像一個主持人,“說話的腔調,吐字的清晰程度,都需要調整和註意。那段時間,哪怕是不拍戲的時候,我都會讓自己沉浸在那種狀態里。”

比特币跌破7000美元刘芮麟与粉丝聊天31省最低工资调整英特尔因产品道歉麦当劳成被执行人医生用嘴吸尿救人31省最低工资调整首枚异形纪念币郝蕾怒斥偷拍者孙杨返回北京训练重庆垫江交通事故王俊凯被黄牛搂肩25年前劫杀案喊冤隋文静韩聪夺冠特斯拉发布电皮卡水稻亩产1365公斤马布里走错更衣室盖茨答白岩松提问陈瑶被淘汰55岁傅艺伟近照英雄联盟最佳主持刘芮麟与粉丝聊天张译评价胡歌云南洱海洗车罚款王源联合国发言盖茨答白岩松提问一亿年蜥蜴吃麻小C罗与女友已完婚王源联合国发言人大毕业女系自杀